梦见自己去了北京

像会分身一样瞬间就去了

眨眼的功夫出现在雍和宫附近

看到一个婆婆跪在寺庙大门前上香

拜的是什么没有看清

我迫不及待的想告诉nick我来北京了

终于走该走的路了

然后醒了

木木

奶奶家的房子安静的睡在那里

胡同的尽头寂寥幽僻

一家人就在离奶奶家不远的一个木屋子里

像是有什么喜事

异常热闹

我走出木房子

看到路的两旁全部都是垃圾

还有很多猪的尸体

血淋淋的 皮都碎了

再往前走 看到有一只狗在污水里挣扎

它的背已经露出一排骨头

可以说内脏已经空了

脸只剩半边

我压着惊恐匆忙的捡了根木棍

递到它眼前

它伸出爪子一把拽住木棍

像个人一样

把它拽出来后

我醒了

然后想

那是不是木木


乌云是一层一层

云梯一样布满了你能看到的世界

我身处在很高的楼里

站在阳台看到眼前的奇异景观

心想难道是世界末日么

然后雨就来了

雨很粗壮 每一丝雨就像一条水柱

又像电影里战时扔下来的炸弹

它们穿过一层一层的乌云

像拴着铁链的箭头

垂直的奔向地面

我躲进屋子里有同事说这么恐怖的天气

我们依然要拍摄

我碰了碰茶几上花瓶里的一束花

一碰就掉

我掐在手里

再出屋子去阳台的时候已经站了很多人

阳台的地下已经积了雪

我随意捡起了一把雪捏成了个馒头

大家一起乘车出去拍摄的

穿过一个小区

有尸体侧躺在雪里 整个身体似乎被抽干了

只剩衣服和鞋子  那双鞋子是深红色的马丁靴

我看到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

站在一楼的窗子前吃东西

头发很长有些脏

眼睛很大 她一边咬包子一边朝我笑

突然很多水朝她喷来

原来是一个女人在窗子用淋浴头朝她喷水

几乎是一瞬间她的笑容没了

那个眼神我无法忘记

充满了恐惧又充满了仇恨

她钻到墙角蹲在那里躲起来

我想那是她的妈妈吧

在街上一个男人拽着上帝朝我走来

像是难民的帐篷

很大的帐篷  

有墙的帐篷

我在晾晒一大家子人的衣服

回帐篷的时候听到新闻里在播

某某烧烤店主过失杀人碎尸用来烧烤售卖

事情的起因不是杀人

此店主因为黑社会背景被带走调查

警察带走他时不小心踩到一把雨伞

是暖黄色的雨伞

店主说了句“不用管它  会有人来还吧”

这句话成了后来警察寻找隔壁钢筋店老板失踪的一个线索

第二次带走店主就是杀人犯了

被拘捕

播完新闻我意识到两件事

这个帐篷里竟然有电视

那个烧烤店是小时候奶奶家胡同旁边的小店

名字叫景然烧烤店

我在梦里开始呕吐

想自己近期有没有去吃过肉

梦境和现实开始交替

切换到梦境以外清醒回归现实的我

我确定自己快一年没回家了

切换到梦里的我

我不确定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帐篷以及为什么我没有住在胡同里

梦里我记得那个店主非常高  英俊且干净  是我熟悉的人

真他么的混乱

我就这样在恶心和混乱中醒了 

小时候胡同口根本没有烧烤店

可我确定那个店主我是认识的

只不过现实中没有这个人

周末的时候出门觅食

穿着睡衣直接披了个毛衣外套

哆哆嗦嗦驼着背

好像个老人

法令纹又加深

怀疑自己周末的睡眠成果都被偷了

是一个很肥的橘猫打断了乱想

一看就是新手流浪猫

没见过世面

还被养的这么胖

左看右看叫声喵

左看右看再叫一声

我蹲下来学猫叫

它起初看了看我

然后默默的抠花坛里的土

抠完抬起爪朝向自己的脸看一看

继续

我用迟钝的脑袋想明白它大概是饿到想吃土

扫了扫小区里最近的超市

起身快速小跑进去买了根香肠

回来时它还在挖土

意外它竟还没跑

以往的经验是遇到的流浪猫永远不会乖乖的等你买完食物回来接濟它

把香肠咬成一小段一小段放在地上

用手指点了半天它才过来吃

这猫的脸太大了

边吃边抬头看周围

我犹豫要不要带它回家的时候

它就走了



连个感谢的爪都不握一下


很美好

和一个女孩开车在荒野的路上

好像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又好像不知道

路两边都是疯长的玉米

开了很久才看到路边有一幢楼

白色的瓷砖  有些破碎

我们走进去

教室和宿舍都在这幢楼里

有很多屋子空着

破败不堪

也有偶尔几间还不错

干净有人住

身在几层搞不清

只管一直往里走

开始零星的出现一些学生

一个年长的女人找到我们

带我们走到一个开放式厨房前

厨房很脏

柜子桌子都是实木的

应该是腐朽了

散发着油盐酱醋的霉味

这味道我再熟悉不过了

小时候奶奶家就是这样

那些年久积攒的油和木头融为了一体

我和同行的女孩开始打扫

橱柜很奇怪

正方形长方形都很小

高度不能容下一瓶酱油

许许多多长方形正方形的小柜子汇成一个大橱柜

我只能一个一个去试验

看哪些东西能放进哪些柜子

断断续续的有学生处现在我们身边

在打扫那间厨房的时候

梦中之我

脑子里想的都是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一起住的老房子

很旧有些脏

很美好

很美好

很美好

那个开放式厨房像个舞台

敞开着

我现在像个观赏的观众一样

看着梦里的我


恶心

我很想知道自己是如何在梦里的山顶荡秋千的

支点在哪里

太阳看上去很邪恶

阳光碎的到处都是

到处都是泥泞肮脏

我踩在泥里和屎里

拽住身边的一个人硬生生撞出了这个情境

像黑场过渡一样

出现在酒吧

我们找可以坐下来的地方

哪里都觉得不合适

然后

我和身边的这个陌生人

一起等天黑

等灯红酒绿

等所有寂寞的疯狂的无聊的忧伤的躁郁的人出现

我转身问旁边的陌生人

请问上次的酒钱你有给我嘛


豆角炖排骨

俯视之下 长长的电梯

我和那个女人起了争执

她拽住我的手作势滚下电梯

我就看着她滚了下去

还听到了撞头的闷响

惊慌失措 希望是一场梦

带着尸体回家

放在一边

开始做晚餐 

一边洗菜一边想第二天该怎么做

一会买一趟明天最早的航班去奶奶家

藏起来几天

这尸体就一直放在这里好了

直到他们抓到我之前

这样想着 也并无惊慌并无害怕了

梦醒的时候才最可怕

心想还好只是一场梦

昨天看了新一期的奇遇人生

看着朴树像个孩子一样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想法

每一个字都不加掩盖

我觉得很痛苦

因为深有感触


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啊

自以为了解你

于是轻视你 

轻视你的痛苦蔑视你的真实

大多人不想看到真人

只想看到秀


子时

把写好的书的草稿给老师看
名字叫子时
老师问为什么叫这名字
因为是在子时开始写的
她看草稿的时候
在梦里我才有时间看看周围
我是在自己的家里么
周围都是小猫咪
我跟着其中一只走
来到房间落地窗下的角落
屋子外投射进来的光像录像机静止时的画面
诡异的是
阳光下连一颗微尘都看不到

回头时看到两只很小很小
似乎是刚出生的幼猫
一黑一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死掉了吧
我非常惊恐的喊叫
琪琪来了叫我不要说话
安静的抱走了它们
然后这屋子里出现了狗 
猫又变成了熊猫
其中一只抱着我不放
很可怜
只能陪着它玩

老师和我说你的小说他给你打140分
我很想问他是谁
脱口而出的却是满分多少分
她回答 160分
我很开心

已无一丝力气继续前行
快瘫倒时他从后面拖住我的背
抱我在怀里
努力支撑着我
继续向前走
是怎样累的梦啊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梦里相识
梦醒从未相逢过

小鹿

没有角的驼色小鹿
轻轻一跳可以跳到空中
变成天上的一颗黑色杂质
又轮回地面
它就这样在我面前一跳一跳
中间隔着一个放空
我开始跑
别人在修好的路面上
我在低于路面的没有水的河里
突然前面有水滚来
水中又夹杂着黑色大小不同的石头
当时心里想着 要死在这儿了
恐惧霎那间就没了
这水和石头把我冲走 却一点也没弄伤我
我对着下面像我一样在河里跑过来的人说
你们快走吧
快走.....

外面下着雨
他坐在门前
背对着收拾行李的我们
一动不动
在我的眼里
那扇门不仅框住了外面干净的绿色
也框住了他


大概分开的场景成了梦魇

在心里拼成了很多个散场的画面

我有个秘密


鲨鱼

一家看上去很正规的皮肤护理中心
没想到竟然是一家黑店
去找这个区租的警察
到了店里
店家指了指鱼缸里的一只小鲨鱼
对着警察说
有兴趣么
送给你
然后
就没人给我讨回公道了
那只鲨鱼
很美
周身泛海水波纹一样的蓝光
其实如果他送给我的话
我也可以不要讨回公道了

长河

忘记让人觉得幸福

两个月的时间了   另一个手机几乎不碰 

特殊的时刻随手涂鸦

失眠的时候看电影

心悸的时候深呼吸

这里很好 

上司也很好

是浑然不知的睡去

手机的光亮大概成了梦里的月亮

一群人山上赛车

惊叹河水也会决堤

漫过整个山 画面诡异冰蓝

前面的人绕着山路在跑 

脚边就是水

有人掉进水里瞬间就消失踪影

我跑着 却踩不到任何坚硬的支撑

脚下似乎软绵绵

又好像空荡荡

奋力一冲 是另一个空间

推门进去就可以望到窗外

灰色的很脏的一方块儿天

公寓里很像大学宿舍 

惊恐的拧了两次门锁 却还是没有锁牢 

一个很危险的陌生人轻易的就闯了进来

用破碎的玻璃割伤了我的手臂

拼命的跑  恨不得一步五阶的跳下楼梯

终于到了安全的地方

咬着牙拔出了嵌在手臂里的玻璃

那条决堤的长河危险 却又充满诱惑

好像代表着死亡 

又代表着让人兴奋的未知

我怕它

又希望在它旁边

望着一不小心就可能的死亡

奋力前进



 



纸花


我带着薇薇到处走
来到了一个很老很老的歌剧院
黄色的泥土墙
有弧度的墙面
我们上楼梯时都不敢用力踩
轻轻的 吱嘎吱嘎的声音
薇薇还要往上走我阻止了
下来以后
顺着路慢慢走
又来到一间酒吧 想喝一杯酒
进去后看到一群工人在装修
转身要走被服务生拦住说正常营业
想想还是算了 乌烟瘴气怎么喝酒
带着薇薇出门时 被老板大吼
是一个长发带着眼镜的男人
吼什么不记得了
最后我说怎样你才放过我们
他旁边的朋友折了很难折的纸花
让我折成一模一样的才可以
回家以后怎么折都不对
想到自己画本里画的那些花
决定送他们好了
然后
醒了

齐叔走了

长街

那条梦里出现过很多次的长街
这次再去 原有的一切怎么也找不到了
梦里我带着白菜和糖糖徘徊在那里
我说这里原本该有很多小商贩推着车子卖东西
像家乡的小市场样热闹
然而没有
我说有一个寺庙在这附近我带你们去找
然而没有
我说这沿途都是我喜欢的小店
然而没有
我们路过一片全部都是绿植的小房子
院子里长着一棵郁郁葱葱的大树
树上开着各色玫瑰
里面有人在忙碌
糖糖弄丢了钱包
一转身我也找不到他们两个人
于是一个人再次回到长街
那不是梦里熟悉的那条街了
是现实生活中再平凡不过的
每个人都疲于奔命的..

房子


似水年华放了一整夜
我在小镇的对话声中睡着了
只睡了四个小时
没有记得梦

窗外的天气怪怪的
阳光很足 又有乌云散布
台风天气还没过么

头发很长了
犹豫着要不要剪掉
不想出这个房子

仍然在奶奶家的老房子里
旧旧的 心安的
不知道是不是过年的原因
叔叔婶婶们都在楼下搓麻将
我便上了二楼
到处都是烟 发现插排烧掉了
赶紧下楼叫大爷上来
一起扑火
这是想起自己要赶飞机
慌忙的收拾了东西
坐上车的时候爸爸追了上来
把忘在家里的身份证给了我
我们在出租车上聊天
不知道怎么司机师傅就开过了
又往回返
下车以后我叫爸爸不要送了直接坐车回去
拽着行李箱上楼梯去办托运
前台是个老大爷
我掏了半天发现身份证又不见了
这时爷爷又出现了
好声好气的麻烦老大爷帮想办法办一下托运
老大爷很不耐烦的 慢悠悠的拿出一个关公像
然后抱着它走到后面的小屋子里放下
手舞足蹈的像祭祀一样
出来以后告诉我可以去登机了
太有意思了

住在湖边的亭子里
一张宽大的床可以看到渔民捕鱼
还有织渔网的手工艺人
一张渔网太贵了舍不得买
又梦见自己抱起一只垂死的白色狗狗
眼睛整个都看不见了
被黄色的脓液覆盖
抱着它给它洗澡
它不停的挖自己另一只眼睛
我手足无措

天蓝色牛仔裤被玫瑰花汁染的一块一块
在梦里摇醒靠在我腿上熟睡的你
可我自己却没醒

站在音乐盒组成的“旋转木马”前发呆
想到你书架上我和啵啵送的大型苔藓已经死掉了
想到那个我们一起送的沙漏
想着要不要买个音乐盒代替他们
小玉叫我
醒了过来

小玉问我
为什么你总想留下些什么
没错
我很怕他忘记我

梦见自己在一个大厅里哭着翻失事名单
看到很多真真切切的名字
有好多页
也不知道自己在找谁的名字
又梦见在一个小房子里
我左手搂着一个小女孩
右手抱住一个小男孩的头
外面狂风暴雨
我安抚他们心里又念着阿弥陀佛
还有另一个女孩
长发大眼不知是哪里的幽魂
我和妈妈说别和她走
妈妈不听
回来以后那个女孩又带回来两个比她稍小的女孩
这三个幽魂就在家里住下了
院子里的跳床和栅栏摇摇晃晃有人在跳
看不到人影
因为是她们

走进电梯里
发现大家只敢站在两边
这时电梯门一会开一会关
我在门缝里看到一个黑发女鬼
看不清脸
只是穿着白裙
然后明白为什么大家只站两边

这一晚
梦了一夜的鬼

古树

在一个学校里迷路
上楼梯
下楼梯
躲着同学
然后出去以后走丢了
印象中找到那个小教堂就可以找到学校了
在寻找的路上
遇到一个小区里的阿姨
她把我带到她家门前
是一楼 还带着小院子
院子里种了很多菜
她在我眼前把在菜地里挖出一条路
又指了指路的方向
我这才抬头
马路对面有棵参天古树
没法形容它的树干有多粗壮
另一棵树与它交叠在一起  好像十字架
阿姨挖出的路的方向直挺挺的通向那棵树

二00七年阴历五月十五星期五

十一年了

我已经记不清你的样子了





梦里我住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公寓
卧室里有三处都有水龙头
马桶在屋子的正中间
一个修理工来帮忙装过滤器
顺便通下水道
然后他拆了整个马桶
马桶那一处变成了一个长方形的水沟
随着难闻的味道
发现一具尸体
视角变换了
我好像置身于那水里
然后只看到那具尸体的手向上漂浮着
透过那只手
隔着晃动的水波纹
我可以看到修理工那张被水波纹扭曲的脸
好像一副抽象画

楼下的灰色楼

楼角开辟出一条尽头没有出口的小路

爬山虎肆意的惊心动魄

路过时又退回看了一眼

心情舒畅

好像那是属于我的秘密基地






麻小生了耳螨

今天在公司  三个人才勉强给它涂药

四个月大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力气

作为公司的其中一只吉祥物

boss明显不喜欢他  

好不容易不一直抓耳朵了

又贱兮兮的跑到他的屋子

吃了垃圾桶里的水煮牛肉

出来的时候鼻子嘴唇上都是黄色的辣油

真的是.......

让人崩溃




那些能解决的
解决不了的
都不重要了
没得在乎
也没的方向

顺应时机
再说未来吧

左耳耳鸣时的感觉
像是在海底
咕噜咕噜
慢吞吞

还是刚来上海的样子

大家一起住在他家里

只不过梦里的小区变得破破烂烂的 

泳池变成了荷花池

一个老头在淤泥里打捞东西

味道很臭  分不清是淤泥的味道还是尸体的味道

我惊慌的寻找他们

找不到


是孤魂野鬼的群山回响
是隐藏在楼梯拐角处的地下室入口
是隐秘的光影世界
是小心翼翼缩手缩尾的偷偷潜入
是一次又一次的逮捕和拘禁
是消耗未来的享受当下
是古镇细雨深山无人的诱惑
是你
还是我
是梦里绝望的希望

是一幢很大很大的双层办公楼
在荒野里
我来到L的房间
和他训练时的宿舍一模一样
换了新的床单
帮他把一切打理好
然后他进来了
我们面无表情的 礼貌的对视点头
我离开
两层楼都是ZY的新办公区
看到琪琪文典还有其他人都在忙碌
似乎是什么科技公司要在这里做发布会
人越来越多
发布会开始
我们离开
喜羊羊说让他们继续
我们去吃小龙虾
推开大门
群山环绕
很开心

我的头脑如此频繁的谋求自身的安宁而忙碌不停,它总是敏感的收集整理着各种各样摧毁自尊心的方法。这样做的同时,它又在勤奋的发掘着可以弥补因摧毁带来的损失的方法,我感到懊恼和羞愧。

想到小时候奶奶挂在老房子墙壁上的一幅风景画
两排郁郁葱葱的大树相互对望纠缠
形成了天然的屏障
延伸到雾蒙蒙的远方
那时就觉得这画里真美好啊
这就是我想象中的美好世界
现在想来
不过是因为树的尽头是未知的一切



每天都要找到一件能让自己全身心投入的事情做

哪怕是循环

只有这样 

才可以忽略自己的存在

就不会感觉到那没完没了的心跳声

也不会再觉得呼吸困难

不会烦躁 不会恐惧  

看到陈可对着镜子哭的时候

心跳加速

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我自己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首先 你要达到一定的高度

你才有资格在深夜里矫情一下

怀念一下过去的自己

你才有资格哭


深刻的恶心

心态好的时候  阴天是小憩的温暖

心情糟的时候  阴天是绝望的胚胎

要怀胎几个月输出一个恶魔啊

那些阴暗变态的想法隐藏在内心的那个角落里

只等着提起来  

晒一晒 

伪装成阳光善良包容一切的机械人

每当写出这一些的时候

我都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人生

上一页
下一页